關於部落格
論文出版最後衝刺中,四月中才會脫離苦海,不會來update新的...
  • 1191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向野草莓學生軍致敬


http://tw.youtube.com/watch?v=IfhdsMvQeEM&feature=related

http://tw.youtube.com/watch?v=QVJUYp5-h-A&feature=related
(在這支台中學運的mv後段,用的是胡德夫的歌曲)

看了網友的回應,讓丸子想起很多很多事情。
廿年前,當野百合學運在中正紀念堂展開時,那時丸子高三,學校在博愛特區內。
那時的我,除了看帥哥與準備聯考外,其它東西進不到我的世界。
雖然當時台灣正經歷一場改寫歷史的巨變,
但那時的我,正如現在台灣很多斥責學生運動的聲音一樣,
是只會接受主流媒體所傳播的,認為那些暴民妨礙我上學,害我要走好久的路才能搭到公車。
因為當時的我,還沒有長出批判的視角,所以,讓我看不到很多事情。
所以,我錯過了野百合學運。

廿年後的今天,我再次錯過了野草莓學運。
雖然在這廿年間,我慢慢張開了眼,也開啟了很多扇窗,包括性別的,國族的,本土的意識。
這個意識成長的過程,當然有其痛苦與斷裂。
我必須和過去那個只會看帥哥的我道別,而在那段時間,有著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的孤寂。
但慢慢地,在性別路上,認識了如家人般的朋友;
而這些朋友們也教我更多更多。
然後,這樣的性別視角也會促使我反省,看到過去我所看不到的東西。
包括,為什麼我從進小學後,就學會鄙視說台語的爸媽,只因為學校說方言要被罰錢;電視上壞人和沒水準的人都操持台語口音或講台語;只因為我以像外省小孩的國語參加愛國演講比賽被稱讚,我以此自豪著;
包括,為什麼我可以畫出中國各省的地圖,卻搞不清楚流經我家鄉的是什麼溪。
包括,為什麼我喜歡坐在窗明几淨的麥當勞裡念書,卻看不到這可怕的國際企業如何剝削中國童工。
然後,在生活實踐上,也有些小小的改變,
像是開始和我爸媽講台語,聽媽媽講當時在台灣如何只能一天出現30分鐘的台語節目,出現三首台語歌的歷史;聽爸爸講當農人的阿公如何被政府政策犧牲。
像是開始反省自己對於台灣歷史社會的無知,
像是堅持和自己的孩子講台語,把所有瑞典文,日文,中文的繪本都翻成台語給她聽。
像是去小店買蔬果,去肉店買肉,而非去大超市。
像是如果要吃漢堡,就去中東人開的卡巴巴店(就是台灣的沙威瑪);如果要喝咖啡,要去街角的咖啡店,而非連鎖商店。
然後這些就慢慢都牽連起來,包括性別的,階級的,地域的,國族認同,不同國家權力關係,環境議題...

說這麼多,我只是想說,所謂看不看得見某些東西,是需要一些視角與能力,
也需要一些學習與改變。
這過程都不輕鬆,這過程也一直繼續。

關於野草莓學運,吳叡人講得比我好得多。
向野草莓學運的學生們致敬,就讓野草莓團結我們吧。
www.ocot.tw/blog/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